首頁 網友來信分享 我就像一粒葡萄,只有一層薄薄的皮保護著

會員登入

歡迎光臨!若註冊成為會員,登入後即可看到牙醫醫療以及牙醫助理教育訓練相關文章。



我就像一粒葡萄,只有一層薄薄的皮保護著 列印 E-mail
作者是 君君   
週五, 19 三月 2010 00:00

 

(一篇很感人的真實報導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/陳素美
   如果你覺得人生灰暗,請看看武陵高中楊士賢。當議論今日青少年物欲橫流的聲音甚囂塵上時,您可曾想過,就在台灣有一個孩子,他因為還有錢夠買下一餐的便當而慶幸自己並不窮?當滿街青少年為奔放的青春狂歡上色時,您可能體會一個早已深深見識過生死幽暗,人世斑駁的孩子,內心那份孤寂的素淡?


   桃園武陵高中一年級的楊士賢,只有一隻神經正在萎縮中的左手臂,父母雙亡,目前與輟學就業的弟弟相依為命,4月之前,老師、同學對他身世知道的就這麼多,因為他從不訴苦,也積極參與社團及勞動服務,表現和一般同學沒什麼差異,甚至有回校方要幫他申請清寒獎學金時,他還婉謝說:「我還過得去,可能有人比我更需要。」4月間,學校邀請一位殘障人士來做朝會演講,請幾位殘障同學上台談激勵,楊士賢是其中一位,訓導主任顏弘洺回憶當時情景說:「他只是平靜敘述,連哽咽都沒有,但卻讓師長同學們都掉淚了。」

  原來,18歲的楊士賢有段遠超過老師、同學們想像的坎坷故事:楊士賢的右臂斷送於5歲那年的一場意外,當時攀吊在電捲門上玩的他,不慎誤觸遙控器,整隻右手因此被夾捲壞死,龐大的醫療費已使原本就不寬裕的家境更加困窘
,沒想到過幾年開計程車的爸爸又因帕金森氏症倒下,從此媽媽開始日夜在電子廠做工養家的日子,升國一那年暑假,爸爸去世,不久,媽媽發現罹患大腸癌,次年,便因癌細胞擴散相繼去世,「媽媽曾動過一次切除手術,醫生囑咐她要長期休養,但她出院第三天就趕去工廠上班,因為她怕請太多假被開除,我們家就沒收入了,楊士賢很心疼媽媽消瘦得只剩皮包骨和一個鼓脹的肚子,他曾想代媽媽去做工,但媽媽認為他身體殘障,只有用功讀書,將來「用頭腦賺吃」才有活路,他說他高中聯考要拚6百分以上, 請媽媽放心時,媽媽安慰他:盡力就好,身體第一,我只要你帶著弟弟倆好好活下去,不要像媽媽一樣生病,這話讓楊士賢警覺到,媽媽就要離開了,果然,不久,楊士賢在學校接到醫院的緊急通知
趕到時,看到醫院正為媽媽做電擊,醫生要他們兄弟倆高聲喊媽媽, 也許有助媽媽從昏迷中醒來,但楊士賢並沒喊,他說:我看到媽媽全身都放鬆了,臉上有種她在生時我從沒看過的平和安詳,我想,媽媽,就走吧,不要再回來受苦了!

媽媽去世後,楊士賢幾度想「跟媽媽走」但後來一轉念,決定依媽媽的心願,發憤圖強活下去,我想雖然我卑微得像一粒沙子,但只要活著,就有改變的機會,要是死了,就什麼都沒了,楊士賢說,與媽媽分離的打擊,將從小自卑封閉、對什麼都不敢懷抱希望的他,一寸寸地敲醒了,不僅課業開始進步,連在校的人際關係都慢慢寬闊起來,從小同學們嫌我髒臭,笑我吃便當笨拙的模樣像狗,我很怕與人接觸加上家庭背景的因素,同學們談笑的內容我幾乎都插不上嘴,因此,我非常孤單,有時功課不懂, 鼓起最大的勇氣問同學,人家只要有一點點不耐煩,我就退縮,很難過自己為什麼那麼差勁,楊士賢回想過往,覺得自己實在太傻了,因為他現在知道逃避只是浪費時間,實實在在面對問題才是解決之道。

   另外,他也明白了,朋友關係是相對的,一定要先主動打開自己、關心別人 楊士賢談到這一路走來,要感謝的人太多了,尤其是國中的國文老師常雲惠,和同學謝志傑,有一次作文課,老師要同學們用比喻描寫自己, 楊士賢寫道:「我就像一粒葡萄,只有一層薄薄的皮保護著。」常老師誇讚他能表達內在感受,還送他一本「小王子」那是他擁有的第一本課外書,也是他至今最愛的一本書,這個鼓勵也讓他首次感受到自我肯定的喜悅。小王子裡面提到,小王子的朋友狐狸說,牠喜歡看金色的麥子,因為每次看到金色麥子,就會想起有一樣金色頭髮的朋友小王子,我明白這種友情的感覺真是幸福美好。謝志傑綽號猴子,因為生命中有了這個朋友,所以,香蕉對我來說就不只是香蕉了,它總讓我想念起我的朋友,和我們共有的時光,「猴子」有一次上籃球課時,故意說他不想打,陪楊士賢蹲在場外看,雖然猴子什麼也沒說,但那一刻楊士賢好感動自己終於有了一位朋友。樂觀進取的「猴子」常鼓勵楊士賢積極思考,對他大有啟發,楊士賢說,國中時有次公民課出了一題是非題:接近孤獨的同學是一種仁愛的表現,檢討考卷時,有位同學舉手問老師為什麼?楊士賢當時覺得那位同學真是太幸福了,幸福到不懂接近孤獨的同學為什麼是一種仁愛的表現,他說:「但我寧願自己是不懂這句話的人。」

   楊士賢說話有一種這個年紀少見的篤實靜定,他曾怨恨自己的身世及欺負他的人,但現在他感謝斷臂讓他更容易看清人性,感謝窮苦讓他更禁得起磨練,同 時,他了解到每個人有不同的成長環境、發展方向,不能只站在自己的立場評斷別人是錯的。楊士賢希望自己是個「思想成熟、深刻,但心很「單純」的人,他把考上師大、將來成為一個很能鼓舞學生的好老師當成目前奮鬥的目標,至於現實生活上的種種困難,他倒是看開了,也習慣了,唯一不放心的是「比我聰明、健壯的弟弟卻沒繼續升學」。武陵高中的10多位老師,每月固定捐款作他的生活學雜費基金,聽了他的故事以後,全校同學更紛紛主動發起一項項溫馨的活動,

楊士賢說,他唯有更用功讀書,以報答武陵的恩惠,穿著武陵的黃襯衫走在街頭時,我常想要是媽媽能看到,一定很高興、很驕傲,思念媽媽時,楊士賢仍有萬般心痛不捨,但他告訴自己不能再哭了,哭是沒有用的,只要想到媽媽曾那樣愛他、為他奉獻一生,他就永遠有勇氣抬頭挺胸向前走。

   每個人都會有失意,心情低落的時候,顏回雖居陋室但卻能自得其樂,日子怎麼過,日子過得快不快樂,都在於你對自己的際遇怎麼去看,由那個角度去看,不是嗎?

身為一個母親,在製作這篇文章時,真的是心疼到不能抑止淚水,一隻勇敢揮著殘翼的小鷹,如此孤單的飛翔在舉目無親的紅塵中,想必他天上的母親,正心疼地期待著孤雛的振翅高飛,一個母親最深的無奈,就是無法陪伴孩子的成長,我深切為他祈禱著,但願坎坷之後會是一條光明大道,也但願人間有著更多的溫情伴他成長。

 
 

誰在線上

現在有 43 訪客 在線上